心眼與肉眼:由觀河面入「道」觀河面 -李鳳山文章  摘自《李鳳山練功祕笈》   中學時代,喜歡到拇指山跑步、練功,還造就了我巧遇明師的一段因緣。   那時,我天天沿著山路跑步,經常遇著一位老先生。他年紀已經不小,但是看起來毫無老人家的老態,整個人給人一種渾圓的感覺,但絕對不是臃腫的胖,而是鶴形龜背、圓陀陀、渾灑灑,說不出來的輕巧感。   他剃個極短的平頭,眼睛有時半張不開的,一年四季都穿件套頭袍子,走起路來健步如飛。有幾回,他一溜煙的從我旁邊經過,我心底當即明白此人非等閒之 輩。經常照面之後,我們會互相打招呼。他說起話來聲如洪鐘、清清爽爽,讓我更覺他與眾不同。後來聽別人講起,才知道他叫恆月法師,那時應已近百歲了。   有一天,恆月法師站在山路中,看我經過,特別把我攔下來說:「你來,我教你功夫。」   當時還有一位年輕的師兄,也經常去拜訪他,師父就會同時指導我們。   有一次,他要求我們:「沒事就盯著河水水面看。」師父也沒交代為什麼要看,只是要我們試試能否看出個名堂來,等看出東西了,他才肯告訴我們原因。   我和師兄便一起盯著河面看,有時師兄便會抱怨說無聊,我知道他沒有很認真的在看。但是我非常的認真,因為這是師父交代的,而我一向聽話。   後來師兄有一搭、無一搭的,小額信貸也沒再繼續看河面了。但是我仍天天上山跑步,只要一遇見師父,他就要我練習看河面。一開始,根本看不出個名堂,但我還是一 個人照看不誤。漸漸的,有時候我可以感覺到風吹草動,引動水面起風浪,有時甚至只是臉頰感覺一陣輕風,緊接著就可以看見水面起漣漪。   我把這種「風和漣漪」的感覺跟師父說,我表示自己好像整個和萬物打成一片了。有時風一來,自己的心、形態、呼吸起一陣波動,接著水面也起漣漪。   師父笑了:「這就是開始入道了,可以參禪了。」從此師父慢慢引我入禪、入道的法則。   師父告訴我:「你坐在那兒看水面,就是打坐;你的心、呼吸、風、水面,能同時感覺波動,就是入道。」   恆月師父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帶著我,體會「道」理,當自己身體力行,有所體證,師父更是一點我就通。我慢慢的由深而遠,由遠而廣,幾十年來,始終順此心境,保持一心不亂,在「道」上訴求。(訓練眼力所用「推之令清」功法,請參閱《李鳳山練功祕笈》。)幻影   觀看水面的歷練,因為師父要求我繼續「參」,因此我仍常去河邊。我也常想著師父告誡我的話:「內在越是無為,外在越是有為;內在越是有為,外在越是無為。」   我的心越參越廣闊,也越無為。我也漸漸了解,所有的東西都是隨外在的影響而震動,是外在造成我們必須有的行動。人心本應無為,當外在的波動,造成自己 的行動,即是有為,但內心仍應無為。如果外在沒有必需個人信貸的震動,你就不動,這也是無為。但是一般人常是外在沒有引動,自己仍要動,這就成了有為,也就容易出 問題。   有一天,風和日麗,群樹如如不動,周遭幾乎無風,我坐在河邊看著河面,看著看著,眼睛就閉上,糊裡糊塗的睡著了,猶如進入似睡非睡的禪眠狀態。那時我的心中並未想去洞澈什麼,但是突然發現自己看見了池塘。   我將這個經驗稟明師父,師父說:「那是幻覺,再繼續觀照。」   但是連著好幾次發生這種狀況,我心裡著實納悶,我明明是閉著眼睛看見了呀,我忍不住進一步追問師父:「為什麼是幻覺?」   師父說:「那是平常看來的印象。就好比你照了一張水的照片,照片洗出來之後,再拿去和水面對照,或會發現與當下的水面不一樣。此即幻覺。」   聽師父這麼一說,我再去觀察水面時,發現果真是幻覺。因為我先看一看水面,就將眼睛閉上,等感覺眼前浮出水面的圖像,再將眼睛張開,發現果然水面上的東西不一樣。比如有時水面飄過一片浮萍,或有一條魚正在裡頭打轉,在閉眼的前後,畫面是不一樣的。   於是我著性子,依師父之囑,繼續觀照水面。   但是練習看河水時,若一直緊盯著水面,易傷眼;如若出神,怕入魔道;有時坐久了,身體反而緊繃,又怕走火。所以必須配合動靜兼顧的功法。(「相推入道」功法,請參閱《李鳳山練功祕笈》。)心眼與肉眼   有一天,我閉眼又看見水面,等張開眼睛,發現信用貸款水面之物和閉眼所見一模一樣。經過數次實驗,結果均是如此,我便又稟明師父。師父笑了,他告訴我:「真相已然出現,你已從幻象進入真相了。再看!還有其他東西。」我便聽話,繼續觀照。   有一次,閉上眼睛,眼前出現的不是那條河,是大石頭,還有樹。我張眼再看,傻了,為什麼跟眼前所見完全不同?我請教師父,師父說:「你不只看見了河,還跟這裡的神做了溝通。你看見的是以前的景象。」我這才瞭解,人可以修煉出不同的眼睛,肉眼、天眼、佛眼、慧眼、法眼,境界各自不同。   我就這樣從眼睛意境的開發,進入耳朵、嗅覺的意境,我的五官七竅都變得異常敏銳,無法為一般人道也。後來我也漸漸明瞭,何謂宿命通、天眼通等。這些能 力都是由反觀內照開始,繼而進入五眼的境界,再繼續進入其他的修煉。過程是先找到一個點,若碰到另一個點,轉個彎,會再碰見另一個點,再轉個彎,才會形成 面,從面再深入更細緻之物,即可成為體了。點線面體,依此成形。   我繼續傻練,甚至出現「心想事成」、「有求必應」、心想看到什麼就看到什麼的境界。我開始覺得可怕,不敢再練。師父也說:「知道了就好,天下事,依此而行,無事不成。」但有時我把眼睛張開,反而什麼都看不見。師父又說了:「別相信自己的肉眼,要相信心眼。」原來心眼所見,就是自己想看的那個東西。肉眼所見,反而紛雜無序。當時我本以為自己已經非常厲害,師父竟說:「還早呢!」   我房屋二胎只得再練,最後我練到張開眼睛,河面周遭的東西都看不見,但水內之物,一層一層都看見了。我這才發現,空間是可以超越的,從第一度,到第二度,到第三度,到第四度,甚至進入第五度空間。   到最後,若問我看到什麼,我只能說:「不可說。」我已明白,世間的真理,就靠修煉而得。中國從黃帝時代、文武周公、老莊、孔子相傳而下的天地道理、思想脈絡,都是因身體力行,修證而得。   這和看山的道理,亦是相同。一開始看山是山,再來看山不是山,接著看山又是山,再過來又看山不是山。經過如此三番兩次的循環轉折,從看山不是山裡,方能察覺,心裡想看什麼,它就是什麼,而這些都是心的作用。   心的作用最可怕,因為心可以幻化,所以真是不可說啊。這些驚世駭俗的能力,我現在只有在救人的必要時刻才使用,因我深知,無論人有多高的法力,均不可 違背自然。功夫越高者,越要能控制自己,該做才做,而非想做就做。最後還要能如孔子所言,做到真正的從心所欲而不逾矩,也就是想做的就是該做的,此時人格 才算健全。在「道」上,也才算真的登堂入室。   看山、看水、看事,在道理和意境上是銜接的、相同的。但無論功力多高,自我控制力才是最重要的。(本文摘自《李鳳山練功祕笈》,書中列舉了許多氣功招式動作與圖解。

dlsh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